你是如何评价电影《美姐》的?

听听网友的评价:

网友1:《美姐》是在三月份香港亚洲电影节上看的。当时放映了两场,看了两遍。令人动容的片子。不太会写影评,单纯写一些自己的感受:

原本叫《铁蛋的情歌》,更符合片子所要表达的内容,英文片名也是 The Love Song of Tiedan,可能发行方出于宣传的考虑,把片名改成了《美姐》,同时在宣传视频和海报上加了不少性暗示的元素,令人稍感唏嘘。辗转半年多才得以正式上映,若有关注导演郝杰的微博,会知道其间的曲折。

这是一部二人台的颂歌,是郝杰对家乡的赞礼,主演冯四本人也是著名的二人台演员。片头字幕清楚地写着:献给二人台,和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们(大意)。二人台的曲子贯穿整部电影。初尝恋爱的铁蛋,兴奋地对着山风喊道「山也挡不住风,雪也挡不住春」;大女被蒙古人「强掳」而去时,肝胆俱裂的铁蛋大醉着唱着「妹妹啊,千万,可不能,走西口呀!」;自我放逐漂泊卖艺期间,那一曲「光棍哭妻」凄凄惨惨,让刚消火气的村妇都感慨道「还真个哭起来了啊。」。电影使人感同身受地融入进了二人台的曲调中,让我切身觉得,这传统戏曲,是活的。而当片尾字幕,那一长串片中出现的二人台、晋剧曲目名字,伴着背景的号子节奏缓缓升上时,气氛显得格外凝重肃穆。

尽管我不是晋北人,对二人台的了解也不多,但依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。是啊,你看那茎拍子上黏在一起的大坨莜面,口里口外的山和土,木和草,驴和马,黄黍和白酒,大笑和哭吼,声声都是走西口。人们多多少少会把郝杰和贾樟柯做比,或许加上下一部片子,郝杰也能成就自己的「故乡三部曲」?

有人说《美姐》远不如郝杰的前作《光棍儿》。诚然,毫无拘束地发挥,毫无保留地讲述,让《光棍儿》好评如潮。但如果一定要说《美姐》大逊于《光棍儿》的话,或许你有意无意地抱着看稀罕的心态来看《光棍儿》了。山也挡不住风,雪也挡不住春。120万的低成本下,的确是一部用心的片子。感谢郝杰导演带来这样一部电影,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为传统戏曲所动容。

网友2:《美姐》的第一个镜头是在一个茅厕开始的。童年的铁蛋,走到正在上茅厕的美姐身边问美姐在干什么,美姐说在尿尿。接着美姐上完,提着裤子离开了茅厕,小铁蛋就脱掉裤子接着在茅厕撒尿。影片还让人“难受”地对着茅坑来了一个不长不短的镜头。到了美姐老去,三个女儿长大成人,铁蛋儿第一次看见三个女儿,也是在自己家里的那个茅厕。三个女儿从门外走进铁蛋的家,第一件事就是集体去上厕所。成年铁蛋坐在秋千上,恍惚之间并没有对三个女儿特别在意,直到最后看到“大女子”站了起来系裤带。

郝杰非常精准地使用了“茅厕”这个地点,来开始讲述铁蛋和美姐以及她三个女儿之间牵扯几十年的情爱故事。在“茅厕”开始整个故事,让我们自然想起余华的《兄弟》,在《兄弟》里,故事也是从李光头茅厕偷窥开始的。《美姐》里上茅厕除了以上提到的两个地方,还有一个不甚起眼的地方。铁蛋儿吆喝着一堆小孩让大女子去看电影,铁蛋躲在小孩后面看美姐家里的情况,这个时候,大女子也是在上茅厕。

“茅厕”是“性”既公开又隐蔽的地方,有着强烈的性意味在其中。茅厕里充满着性的诱惑,同时又肮脏无比,这也是整个影片的基调:人无法压抑着迸发的情欲,但社会会给情欲打上羞耻的标签,最后永远是人的妥协。导演郝杰说:“我的电影永远离不开男人女人那些事儿。我一直对性是非常感兴趣的,他们骂我都骂不到点上,直接骂我好色就行了。很早的时候,是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启发了我,原来那些事儿还能拿出来说啊,还是艺术,本来还很羞涩,以为只能是在被窝里想的事儿。”《美姐》里的“性”无处不在:美姐给童年铁蛋喂食、铁蛋推门看见美姐和丈夫正在被窝里、铁蛋和大女子在地窖里偷情……在农村,性总是羞耻和被压抑的。铁蛋和大女子的爱情悲剧,故事里的解释是,两家人经济条件不对称,门不当户不对,于是活生生地拆散了两个人。仔细一想,根本就不是经济条件的问题,美姐和铁蛋儿的家庭条件差别没有体现,也看不出来,对他们棒打鸳鸯,是因为农村对这种炽热的情爱从根源上就是反对的。所以美姐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哑巴二女儿嫁给铁蛋,铁蛋也只能顺从。因为他们从小就不来电。

紧接着,三女儿爱上了铁蛋,悲剧不仅没有停止,反而被铁蛋“继承”了下来。原来内心对情爱充满着无限热忱的铁蛋儿,面对像自己当初一样热忱的郝燕儿(三女儿)的表白,即使内心一团熊熊燃烧的火,也冷冰冰地拒绝了。对本能情爱的抗拒,在铁蛋身上得到了延续。所以最后,他甘于和哑巴二女儿生活在一起,生活在一个没有激情的家庭当中。

影片里铁蛋、铁蛋的父亲、美姐、郝燕,四个人都是二人台演员(还有一个疑似同性恋的家伙,忘了叫啥了…..)。二人台是流行于山西、陕西、河北的地方戏曲剧种,从电影里反映的二人台剧目来看,大多是表现一些男女情爱的故事,且语言直白,甚至于粗俗。很多唱词都有直勾勾的性暗示。现在媒体上报道农村一些低俗表演的新闻,但实际情况是原来的传统演艺也高尚不到哪里去。不过是从语言形式,变成了肢体形式。影片后面部分,当二人台遇到了现代社会的声色歌舞演出,演员们几乎没有任何抵抗,甚至于马上穿着暴露地表演起了流行音乐。因为这两种演出本质上都是在打“性”的擦边球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对“性”的接受度已经从语言形式进化了到肢体形式。但对于像铁蛋儿这样的人来说,已经晚了,他对情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激情,就好像一个成年人面对茅厕,不会对里头的异性产生过多的遐想,也不会觉得那是一个肮脏难以接受的地方,它只是一个茅厕,只是人方便的地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